家政妇三田,强奸故事,中国娃娃

频道:国内时事 日期: 浏览:176

前秦皇帝苻生是被堂弟苻坚扣上暴君帽子的吗?

成王败寇,是历代政权之争的真实写照。为了宣扬夺权的合理合法性,新任皇帝掌握话语权后,在拔高和神化自己顺应天意,众望所归的同时,往往会对前任皇帝进行不同程度龙绝帝皇侠的人身攻击和政治诋毁,污蔑其荒淫无道、丧失人性、暴戾滥杀,甚至将其贬斥为一无是处的戾君庸主,从舆论上对其形象进行颠覆性的破坏,以求达到罄竹难书、人神共愤的效果。或轻或重,或多或少,被妖魔化成为历代皇帝被推翻后普遍遭遇的不公命运,而前秦苻生就遭遇了这一命运。

苻生,字长生,氐族人,苻洪之孙,是南北时期前秦开国皇帝苻键的第三子。苻生身有缺陷,“生无一目”,自小就成为众人的笑柄,就连其祖父苻洪也用“闻瞎儿一泪”这种带有侮辱刺激性的话来“戏之”。当时,还是个孩童的苻生,则“怒,引佩刀自刺出血,曰:此亦一泪也”,不惜用自残的极端方式来表示不满,可见,苻生从小就有极强的自尊心。苻洪曾以“吾将以汝为奴”恐吓苻生,苻生则回敬“可不如石勒也”(见《晋书》),那我没准就会成为石勒第二。石勒年轻时曾被卖为奴隶,获得自由后,靠“十八骑”起家,半生拼杀,成为后赵开国皇帝。苻生小小年纪,显露出了敏捷的应对能力和远大的非凡气魄。

上天是公平的,苻生一只眼瞎了,就用其他方面的优势给予补偿。苻生长大后,“力举千钧,雄勇好杀,手格猛兽,走及奔马,击刺骑射,冠绝一时”(见《晋书》),其力气之大,胆识之高,动作之快,武功之强,在当时无人能敌,成为像项羽那样勇猛异常的一代雄杰,在崇尚武力的战乱纷争年代,苻生名声鹊起,粉丝众多。

东晋永和七年(公元351年)正月,苻键自称天王,定国号为大秦,改元皇始,立长子苻苌为太子,封三子苻生为淮南公。苻键称帝后,苻生由淮南血污之骨公升格为淮南王,也越来越受到器重,历次战事都少不了这个虎狼青年。

皇始四年(公元354年)四月,东晋桓温率大军前来侵伐,与前秦军队激战于蓝田(今属陕西西安),作为主将之一,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,苻生“单骑突陈,出入以十数,杀伤晋将士甚众”(见《资治通鉴》),其舍生忘死斩杀外敌的战斗精神,可谓惊天地、泣鬼穿盘是什么意思神,也让后人为之热血沸腾,敬佩不已。对于这场激战,《晋书》也有记载,“桓温之来伐也,生单马入阵,搴旗斩将者前后十数”。苻苌战死后,太子之位虚悬,皇始五年(公元355年)四月,苻键“以谶文有‘三羊五眼’”,与苻生的“生无一目”相合,且苻生战功卓著,人心所向,于是,立苻生为太子。同年六月,苻键病死,苻生即位,改元寿光,成为前秦第二任皇帝。 同项羽一样,苻生驰骋沙场、冲锋陷阵是把好手,而在治国安民、处理朝政方面未免粗枝大叶,以其粗犷的胡人性情和勇士风范,短时间内,很难领悟和接受儒家“治大国若烹小鲜”的道理和方式,而且“不讲法治,不重人才”,致使众臣离心,暗流涌动。

寿胡闹隋唐光三年(公元357年)六月,苻生的堂弟清河王苻法、东海王苻坚,于一天深夜,率领数百名壮士突然发动云龙门之变,睡梦中毫无防备的苻生束手就擒,“坚众既至,引生置于别室,废之为越王,俄而杀之”(见《晋书》),苻生时年二十三岁,在位两年。 苻坚政变,看似临时起意,其实酝容子菲酿已久。苻坚是苻洪少子苻雄的儿子,与苻生是一个树墩发的芽,且雅量瑰姿,质性过人,有霸王之相,其内心也有当皇帝的欲望。苻生这个“独眼龙”坐天下,苻坚就很不服气,早有取而代之的想法,但因苻生勇力过人,苻坚不敢轻举妄动。为了扳倒苻生,苻坚一方面制造“东海大鱼化为龙,男皆为王女为公”(见《资治通鉴》)的童谣,为自己称帝大造舆吴勇治论,笼络人心;一方面四处招兵买马,广结党羽,培植势力,王猛、薛赞、权翼、吕婆楼、梁平老、强汪等一干人及其同父异母兄苻法成为苻坚的得力助手。大大咧咧、没有心机的苻生栽在阳奉阴违、狼子野心的苻坚手里,是迟早的事。苻生被废杀后,苻坚谥其为“厉王”,说他是暴虐之君,是典型的恶谥。

苻生死后,苻坚成为前秦最高统治者。为了表明自己即位是顺应天意,众望所归,苻坚动了不少心思,也做了不少工作,一是虚构“其母苟氏尝游漳水,祈子于西门豹祠,其夜梦与神交,因而有孕,十二月而生坚焉”,说自己是神的儿子;二是声称自己出生时“有神光自天烛其庭。背有赤文,隐起成字,曰‘草付臣又土(按:苻堅)王咸阳’”,说自己命该为王;三是强调自己担任龙骧将军,是“神明所命”,说自己像曾担任龙骧将军的祖父苻洪那样,成就霸业是神的意思。总而言之,苻坚旨在宣扬自己不是篡位夺权,而是君权神授。

苻坚即位后,做了一件有别于弑君篡位的不光彩之事,就是强行翻看起居注。起居注是中国古代记录帝王的言行录,顾炎武在《日知录》中称“古之人君,左史记事,右史记言,所以防过失,而示后王。记注之职,其来尙矣。”从汉以后,几乎历代帝王都有起居注。作为撰修国史的基本材料之一,起居注保留了更直接、更不受容易受到后人篡改的资料。苻坚因为生母苟氏曾与人私通,且自己是通过非正常手段即位,担心遭后人诟病,便“收起居注及著作所录而观之,见其事,惭怒,乃焚其书”(见《晋书》),然后,命史官重写起居注和有关录著,这样一来,不仅模糊处理了苟氏的问题,同时也把苻生塑造成了世所罕见的暴君。 唐初,房玄龄等人根据存世史料编纂《晋书》时,为了让唐太宗李世民满意(按:李世民曾封秦王,后政变夺位,与苻坚很相似),不辨真伪,于是,留下了苻生残暴、失道、变态、血腥的魔鬼形象,“天乙传奇幼而无赖,……荒耽淫虐,杀戮无道,常弯弓露刃以见朝臣,锤钳锯凿备置左右。……生推告贼者,杀之,刳而出其心。……生怒,以为妖言,凿其顶而杀之。……生如阿房,遇兄与妹俱行者,逼令为非礼,不从,生怒杀福人楼珠宝之。又宴群臣于咸阳故城,有后至者,皆斩之。……生以为讥其目,凿延目出,然后斩之。……及即伪位,残虐滋甚,耽湎于酒,无复昼夜。群臣朔望朝谒,罕有见者,或至暮方出,临朝辄怒,惟行杀戮。……所幸妻妾小有忤旨,便杀之,流其尸于渭水。又遣宫人与男子裸交于殿前。生剥牛羊驴马,活爓鸡豚鹅,三五十为群,放之殿中。或剥死囚面皮,令其歌舞,引群臣观之,以为嬉乐。宗室、勋旧、亲戚、忠良杀害略尽,王公在位者悉以疾告归,人情危骇,道路以目。既自有目疾,其所讳者不足、不具、少、无、缺、伤、残、毁、偏、只之言皆不得道,左右忤旨而死者不可胜纪,至于截胫、刳胎、拉胁、锯颈者动有千数”,等等。对此,《资治通鉴笨人怎样学骑自行车》也有类似记载,不作复述。

苻生在位仅两年,其所干的坏事却通篇累牍,翼鸟比比皆是,世所罕见。在《晋书》和《资治通鉴》的渲染下,苻生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、杀人如儿戏、极其下流、极端暴躁的无研组词恶不作的亘古暴君。由于原始史料曾被苻坚恶意篡改过,苻生暴戾的真实性很值得怀疑,难怪唐代史学家刘知几在所著《史通.曲笔》中云“昔秦人不死,验苻生之厚诬”,直言如果前秦人没死的话,或许还能来验证苻生蒙受的诬陷。刘知几此语,很明显是为被严重妖魔化的前秦皇帝苻生叫屈。

那么,历史上真实的苻生是怎样一个人呢?史料中也不少线索。如,苻键病重时,作为太子的苻生不是黑子之篮球神话忙着接管权力,而是“时生侍疾西宫”(见《资治通鉴》),夜以继日地“侍健疾”(见《晋书》、《十六国春秋》),说明苻生很有孝心。当年,打败姚襄后,苻生得到姚襄父亲姚弋仲的企业信使运营管理平台尸柩,既没有辱尸,也没有以此来要挟姚襄,而是将姚弋仲风风光光地下葬,“襄之入关也,为苻生所败,弋仲之柩为生所得,生以王礼葬家政妇三田,强奸故事,中国娃娃之于天水冀县”(见《晋书》),“后仲尸柩为苻生所得,生以王礼葬之于天水”(见《十六国春秋》)。苻生称帝后,姚襄兵败,被苻坚所杀,“苻生以公礼葬之”(见《晋书》)。当时,姚弋仲、姚襄父子均是苻生的敌人,苻生都能对其施以仁道,怀以怜悯,又如何无缘无故对自己的臣民施以暴政呢?

不能否认,苻生即位后,确实杀了不少朝臣,这些朝臣要么以辅臣身份轻视苻生,要么不执行苻生下达的命令,要么有与别国私下交通之嫌,苻生简子涕泣为了捍卫皇权,巩固地位,防微杜渐,不得已才对他们动刀,大多事出有因,罪该当死,苻生杀南摆鹰他们也与苻键临终前所交代的“六夷酋师及大臣执权者,若不从汝命,宜渐别舔了除之”(见《资治通鉴》)遗言相合,这无可厚非。至于苻生其他的杀人、变态、残忍事件,大多是苻坚篡位后,为丑化和诋毁苻生,指使人虚构的,实不可信。正如胡适所说的,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。政治斗争历来是残酷的,也是阴暗的,谁掌握了至高话语权,谁就可以无中生有,谁就可以大放厥词,把好的说成坏的,把美的说成丑的,把假的说成真的,把没有的说成存在的。

东魏史学家杨衒之在其传世著作《洛阳伽蓝记》中,托隐士赵逸之口说出这样一番话,“自永嘉以来二百余年,建国称王者十有六君,皆游其都邑,目见其事。国灭之后,观其史书,皆非实录;莫不推过于人,引善自向。苻生虽好勇嗜酒,亦仁而不煞。观其治典,未为凶暴;及详其史,天下之恶皆归焉。苻坚自是贤主,贼君取位,妄书生恶。凡诸史官,皆是类也,”也对苻生“凶暴”之说表示怀疑,并指出,之所以“天下之洪荒隐者恶皆归”“仁而不煞”的苻生,完全是其继任者苻坚“妄书生恶”的结果。杨衒之著《洛阳伽蓝记》的时间,在东魏武定五年(公元547年)之后数年,与苻生时代相隔不足百年,他的论述观点可信度非常高。

综上所述,历史上真实的苻生应该是一个有孝心、讲仁义、存志向、自以为是、自尊心极强、勇猛刚劲有余,政治手腕明显不足的皇帝,他如果真是像史料中记载的那样残暴滥杀,那位整天想着“神器业重,不可令他人取之”(见《晋书》)的堂弟苻坚不早就死在他手里了。可惜,一代帝王苻生死后竟遭到如此丑化,被苻牟晓良坚硬生生扣上了暴君的帽子。从这一点看,苻生死后的遭际远叶瑞财记忆学比不上项羽,因为他被推翻他的人严重地妖魔化了,而项羽仍是后人心目中“力拔山兮气盖世”的超级英雄。也难怪,项羽遇到的是刘邦,一个虽不甚读书却光明磊落的堂堂汉子,而苻生遇到的是苻坚,一个虽雄才大略却心理阴暗的卑鄙小人。

(本篇完)

热门
最新
推荐
标签